当前位置:首页 >> 智能

村里的小脚太婆颠着碎步从我和小伙伴面前经

2020-04-09 09:12:22  曲阜汽车网

村里的小脚太婆颠着碎步从我和小伙伴面前经过时,那瞬间我们全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嬉戏,睁大了惊异的眼睛望着小脚太婆。

她的装束和这个时代已经完全脱节,青色的斜襟布扣衫,下半身是类似直筒的同色裙,手里真真的还舞着面小手绢,带着细皱纹的面容整洁,最令人惊奇的就是那双异于常人的小脚,走起路来袅袅婷婷,满地莲花,活脱脱就是电视剧里清末专替人牵线搭桥的老媒婆模样。

这幅场景,直到事隔多年以后的今天,仍旧像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历历在目。那时候,是八十年代末,我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关于小脚太婆的故事,我只在村里长辈们的闲谈中听得只言片语。

大约生于清末民国初年时期的太婆,是个大户人家的女儿,要是寻常百姓家也不会缠小脚。作为封建时代一种畸形的审美,加之文人骚客的鼓吹,三寸金莲一直被古人们奉为极富情趣的美。这种来历众说纷纭的陋习,在民国时期,作了最后的一次垂死挣扎。

我无法体验原本一双正常的脚,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缠了又缠,裹了又裹的反复中,要历经怎样的痛苦。我想,那种锥心刺骨的煎熬,一定像裹脚的布,又臭又长。

而年轻时据说芳冠四邻的太婆,就是历经了这样的煎熬,终于成就了一双纤纤小脚。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的小脚。

由于太婆的小脚走路不便,平时她并不出门,但是因为跟我的一位邻居是亲戚关系,偶尔她也会从相距几公里外的家里过来串门。一路摇曳生姿,一路引人侧目。长辈们都见惯不怪,对于当时我们这样的孩童,却像看见了稀奇的西洋景,总要跟随一段路,甚至好奇地想去掀起太婆的衣裙探个究竟。太婆也不恼,总是展眉而笑,挥动手中的小手绢驱赶。牙齿几乎掉光的太婆,笑着的模样,依稀可以看见青春年少时的美艳。她的年老,并不像普通农妇的沧桑,岁月只在她的脸上刻下了皱纹,其余的,都是一股慈祥的周正。

按戏文里的情景,佳人总是要与才子相配,照理说太婆该有一个不错的夫君。现实是,太婆的丈夫在我看来与普通农人并无太多区别,只不过更高大魁梧些,也少些农夫的憨厚之气。但是有一则私底口口相传,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却让我与小伙伴们每回看见太婆的丈夫都心惊肉跳,避之犹恐不及。三姑六婆们说,太婆的丈夫解放前做过土匪,而且把人压在门板下活活烧死过。附近十里八乡很多村子都有石头垒就的山寨遗迹,我们村子最高的山上也有,我和小伙伴们都去玩耍过,谁晓得那些山寨是否就是曾经的土匪窝呢?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那时我是信了。有一件亲眼所见的事更加让我坚信不疑。有一回,太婆丈夫与邻居不知何事争吵,竟然挥舞着沾满粪便的芒苕帚,追了对方半个村落,伴随着的更是口中各种恶毒的咒骂。

土匪的传言,在我的心目中简直比鬼故事还可怕。鬼故事是虚无缥缈的,至少白天并不可怕。而太婆的丈夫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他就像一个随时可能会突然出现的恶魔,以至于许多人哄不听话的小孩,只要说某某来把你抓走,立竿见影就不闹腾了。

年轻时美丽的小脚太婆,究竟是怎样与一个传说的土匪成了婚,就像是一部狗血的电视剧,让我充满了无尽的想像,小时候长辈们没有给出答案,直到如今,仍旧没有答案。

小脚太婆刘某氏,姓名不详,生平不详,生卒年月不详。

共 1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脚太婆的小脚是旧时代的产物。她是大户人家的 ,年轻貌美,又怎么与一个传说中的土匪成为了夫妻?没有答案,更充满神秘,让人好奇地作出种种猜测。本篇文笔流畅,人物形象鲜活。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05-09 15:45:11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安庆牛皮癣医院地址宝宝不爱吃饭咋办宿迁妇科医院地址

上海徐浦医院来院路线
什么人易得老年痴呆
祛风止痒中成药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