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

巫师世界 545 探入 2

2020-01-22 08:58:05  曲阜汽车网

巫师世界 545 探入 2

前面的地上渐渐出现一面灰黑色围墙,X围墙连绵不绝,往上吞吐着一片bó纱般的白光,透过白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另一面低沉漆黑的龙卷缓缓转动着。

安格列左右望去,处于围墙下,周围的风沙小了很多,可以看清很远的两侧方向。

围墙足有五米多高,往两边延伸一直插入灰黑色风沙中,天空中只听到一种低沉的隆隆声,仿佛巨石滚动的声音,那是黑墙另一面龙卷风的转动声。

安格列一眼望去,围墙周围几乎看不到尽头。

心中一动,他开始沿着左边急速移动起来,足足数分钟,围墙上终于出现一座嵌在墙体内的黑色建筑,建筑仿佛一个山形的大门,门前还有一条修缮完好的漆黑石板路。

安格列轻轻落在大门面前,门前两侧各有一台黑紫色巨鹰雕塑振翅欲飞。足有两米多高的石雕上满是细密的蜂窝一样小孔。

安格列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光滑冰凉,石料很硬,应该和脚下的石板一个材料。

顺着石板路往前走,站到山形建筑漆黑的圆拱门前。建筑有三个尖顶高高拱起,往上喷射的白光bó纱比周围都要明亮很多。

建筑墙面上居然还能看到四个对称的方形窗口,里面隐隐有微微灯光闪烁。

安格列面色微微一动。“这里居然还有人驻守?”他大步走进拱门,进入一条黑色洞型通道。

通道前面被堵死的,一个干枯的圆形灰池中,黑色人鱼少女抱着一个银色水瓶微微倾斜却没有丝毫水迹流出。

通道左右两侧各有一扇黑石门,门上分别刻印着月亮和太阳的白色图案。

更为让安格列诧异的是,门内隐约传出细微的竖琴声似乎有人在弹琴歌唱。

丝丝清澈的男声从门内传出来,断断续续。那是一种安格列也无法听懂的语言。

左右看了看,安格列走到左手边在月亮门上敲了敲。

嗡…

石门缓缓往里开启了,泄寄出里面的明黄灯光。

安格列浑身一颤黑烟笼罩全身,片刻后黑烟消散,他直接恢复成原本的人形,大步走进去。

门内是一个U型大厅,厅内稀稀疏疏的摆了几个木柜台柜台后站着黄皮肤的尖耳人,似乎是服务员。

大厅中间的空处有几张黑石桌子围坐着一些身上气息异常强悍的生物正在喝酒闲聊。

这些生物中只有两个是人类,其他的有长着两个头的黑犀牛,有浑身全副血红铠甲的巨大银鹰,甚至还有一个龙虾脑袋的人形生物和如同恶魔狰狞的六臂怪物。

这些所有生物的特征都有一点,那就是强。

安格列刚刚一进来,反手关上门,只是略微的扫视一圈整个大厅。居然就看到足足三个黎明巫师以上的生物。

“苦修士?”他脑海中忽然闪过这个名词。

中部巫师比例高得吓人其中自然也有一些惊世骇俗的顶级强者,这些强者中大部分其实都为了更强一步,四处探险,探索时空和世界的奥秘。

这点也是古代巫师的宗旨,尽管古代巫师们因为这种宗旨差点被彻底毁灭。但崇尚古代巫师探索精神的不在少数。这些强者不愿意将生命时光浪费在争权夺利和享受**上而是四处探索游历,不断强化自身,攀登更高的巅峰。

这些生物强者不怕苦痛,追求力量是他们唯一的**。只是一般只有极度恶劣的环境里才可能遇到他们,这种人为了磨练自己,几乎个个都有变态的意志和觉悟。

此时大厅内昏黄的蜡烛灯光下,除开围坐的强者们外,还有一个坐在一个椭圆花盆边弹唱竖琴的男子忽然停住歌声,朝大家微微一笑。

“欢迎来到绝境旅馆,新来的。”男子一头银色短发,面容俊美,双眼没有瞳孔,而是各有一个红色蓝色的漩涡。他身上穿戴着一副极其沉重的黑色金属铠甲,如同一台人形机甲。铠甲尖锐的地方还泛着鲜血浸透的暗红色,一些地方微微能看到磨损和爪痕。最主要的是,他说着最纯正的拜伦语,这是安格列能听懂的语言。

“哦?十年之内居然来了两个新人么?还真是难得。”柜台后一个红色大胡子光头大声叫嚷,“外来者,你是为了狩猎还是为了磨砺自己?”大胡子端着一个黄色木杯狠狠灌了口酒水。

一时间大厅里的所有视线都在安格列身上扫了眼。狠快,除开大胡子和竖琴男子外,其他人都移开视线恢复刚才的交谈。

“我?”安格列微微一愣,“我是来研究采集一些东西的。”他走到大胡子的柜台前,脸上挂起礼貌性的微笑。

“研究?”大胡子无语的摇摇头,“这里是深渊之门,可不是小孩子过来玩过家家的地方。孩子,你选错地方了。”

“怎么说?”安格列笑了笑,丢出一块中等魔石。“给我也来一杯,谢了。

大胡子笑呵呵的收起魔石,拿起后面柜台的酒瓶和杯子哗哗的倒起酒来。“深渊之门意思就是关闭深渊的大门,从我们这儿进去,就是深渊风暴的区域,里面有着无穷无尽的恐怖深渊怪物,要不是这里还残留着古代巫师留下的防守遗迹,整个世界都可能被里面的怪物占领。”大胡子嘭的一声把酒杯放到安格列面前。

黄色的酒水从杯子里溅到桌面上,散发出浓郁的酒香。

安格列端起来抿了口,一股火辣的酒味顿时涌进口腔。“好烈的酒!为什么我以前没在中部听说过这里?”

嘭的一声,右侧的位置上坐上来刚才弹琴的俊美男子,他沉重的手臂铠甲轰的一下砸在柜台上,居然没砸出一个坑来。

“中部?你是从中部来?”男子轻轻摩挲着手上的银色竖琴。“没听说过这里?呵可,那些软弱的家伙,不会提到我们也很正常。我想想,我来这里差不多快两百年了。时间还过得真是快!想当年我还只是普通的三级巫师,现在居然也是黎明层次了。”

“想当初那些会变形的老头还在这里的时候,这里环境还没这么恶劣。深渊风暴的范围还没这么大,可侃”大胡子狠狠灌了口酒摇摇头口“我在这里活了一干多年,什么都看淡了,费莫拉,要是哥林还在或许能够阻止这里的异常变化。”

俊美男子抚摸着竖琴微微摇头:“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老师的决定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

“一千多年”安格列眼角抽搐了下,他已经隐约感到这里不是一般的地方了。大胡子口中会变形的老头让他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联想。

“大胡子,你说的会变形老头是不是那种喜欢变身成各种动物爱偷窥的老头?”他插了句。

“你认识?”红色大胡子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安格列一眼。“不过能找到这里的人都不算垃圾,你认识一两个也没什么。没错,那些老头确实很喜欢偷窥”他脸皮抽搐了几下,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味道。“他们同时也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一族。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秘闻。”

“好了别说这么多了,谈谈你。新来的,看你年纪还小,怎么会跑到这种鬼地方来?”竖琴男费莫拉饶有兴趣的看着安格列。

安格列近距离看,才发现他脸上皮肤满是细纹的疤痕纹路,那是治愈巫术恢复次数太多导致的残痕,只有在一个部位手上次数太多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特别是那双一红一蓝眼睛盯住安格列时,安格列居然浑身微颤,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

他现在人形实力也差不多有接近五级的层次,居然在这个费莫拉身上感受到一丝危险,显然对方实力已经逼近五级了。

“说说我?我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只是一时好奇想要研究一下深渊风暴才跑到这里来。”安格列不置可否的喝了口酒。

叮咯,

费莫拉指尖轻轻划过竖琴:“你真的知道这里是什么方位么?”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安格列,“这里从正常途径是无法进来的。地面上只有从次元之门才能进入黑色通道,沿着黑色之路才能来到深渊之门,没有五级实力,你顶多只能从深渊风暴外围边缘侧着穿过去,连外围风沙的引力都扛不住。”

安格列微微一震,回想起刚才居然往下飞了那么久才着陆,他隐隐明白了什么。仔细扫了眼眼前两人。“这里难道是风暴内部下方?”

“铛铛铛…猜对了!”费莫拉轻轻笑起来,“我们这里,实际上算是被遗忘之地。或许你是时代的最强者,或许你是来自其他世界的流放者,又或者是真正的本土世界罪犯。在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只需要一点,实力!”他屈起食指,对着安格列轻轻一弹。

嗤!

一道看不见的气流精准的打向安格列肩膀,随即被一层暗红光晕抵挡下来。

“这里才是整个世界的巅峰之一。”大胡子在一边嘿嘿笑起来,“很轻松啊,不像上次那小子,直接被费莫拉一指就杀掉了。那么弱还不如死在自己人手上更好。”

安格列笑了笑,知道刚才那一指是测试实力,也不生气,端起酒杯慢慢喝着。听着大胡子给他介绍一些常识。

“这里任何地域的强者都可以来,只要你能通过风暴引力,穿过地面,从风暴中的扭曲空间往下,就能抵达风暴底部的深处,也就是我们这里,绝境旅馆了。为什么叫绝境,就是因为这里的危险性。”(未完待续)

南昌治疗癫痫病医院
希爱力治疗术后ED安全吗
中山中医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