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养护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八十一章 原器的迷踪

2020-01-22 08:47:03  曲阜汽车网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八十一章 原器的迷踪

焚链之都的军队头一次不用打扫战场,因为现场实在没什么可打扫的了。幸存的史拉蟾就算能躲过列萨托斯的“大力奇迹”,也难在火元素界生存太久,毕竟是两栖物种。

凯旋大胜的焰燔、燃烬军团从大门浩浩荡荡进入移动城塞,元素使徒和黄铜龙则飞到空降平台上。焚链之都迈动足肢,咣当咣当向南移动,走了大概三个小时,找到一条足够深足够宽的熔岩河,于是便小心翼翼挪动,进入河面。

岩浆的浮力不足以支持一座城市,但焚链之都最精妙的魔法机构开始运转。岩浆从底部被吸取,一路向上,直至焚链之都的尖顶,然后喷薄流出。外墙有数百的分流道,远远来看,焚链之都变成一个被巨大魔法阵图笼罩的城市。岩浆或急或缓,或高或低,飞湍激流,瀑声如雷,轰鸣垂挂。最终化为千条岩浆瀑布,造就独一无二的城市景观。

一层,炎浪大厅,正如它的名字,火热的喧嚣浪潮一波一波。这座由一千四百根钨钢支撑,15萨米高的超巨型大厅,可以用来集结军队,此时则是欢乐的宴场。只有膝盖高的火童顶着大铁盘子,上面全是大块刚出炉的烤肉,他们跑得飞快,当然不是怕凉了,而是怕暴露空气中太久肉焦了。

火矮人和火蜥人大口咀嚼着,肉汁四溅;为数不多的人类,以卡暑斯火舌牧师、凤凰之徒武僧为主,只是简单吃了些面包蔬菜,不过这些都是“进口”粮食,本位面不生产;一大群火元素也在进食,他们的食谱就杂了,从破旧的棉布到碎裂的木炭,只要是可燃物,能让他们熊熊燃烧的都行。

亚琴坐在靠角落的位置,比较清静。这个清静是相对的,起码旁边矮人老爷爷不会和蜥人老奶奶大打出手。她盯着杯子里的可疑液体,犹豫不决。火元素位面不生产水,更别说酒,都需要靠位面商人运送。但是焚链之都明显找到了代替品,一种橙红色,亮莹莹的液体。

刚开始她还以为这是从外面的河里捞出来的岩浆,确实有点像,温度极高,必须要耐高温的岩石才能当杯子。但液体色泽均匀,没有岩浆浓稠黯淡,还带着点香气。

要不要吹吹降温?亚琴歪着脑袋想了想,轻轻吹了下,结果杯子里砰地窜出一团火,扑了她一脸。

“哇哈哈哈!”

旁边的火矮人老爷爷捶着桌子,捧腹大笑。“小妞!不是这么喝的!”

“咣!”

一把六面开刃的战锤砸在桌上,深深嵌进石桌,那小妞冷着脸,眼珠子里白多黑少,头顶一缕缕黑气蒸腾。

矮人咽了口唾沫,估计自己这老胳膊老腿干不过,马上客气多了。

“这是什么?”

“唔,官方的名字叫地心琼浆。”老矮人挠挠没剩几根焰发的秃顶,吸溜下嘴,“俗称火龙血。”

“喝这个是为了补充能量?”

“一半一半吧,火龙血是从永燃海开采出来的,是焚链之都的特产。怕火的异界人喝了当然是烧穿肚肠,但是我们喝了,有类似酒的兴奋效果,而且口感不错。”他指着远处,“你看那边。”

亚琴随之望去,战炎王子正和一个火巨人拼酒,一大杯一大杯地灌,每喝一口,头上的火焰直冲屋顶。没一会,火巨人撑不出了,口鼻喷火倒了下去,接着换人来。

亚琴收回目光,坐对面的蜥人老奶奶吐着信子嘶嘶说:“今天大厅里好安静啊。”

安静?明明都快闹开锅了,到处是酗酒打架高声喧闹,元素使徒不理解。

“确实。”矮人老头转头四顾,“哦,我知道了,那几只黄铜龙不在,平常他们一喝多了撒泼打滚最热闹。好像是去觐见金龙。”

“那一位确实厉害,城主请来的吗?”蜥人老奶奶问,结果挨了一拳。

“蠢货!那是副城主!”

“我们还有副城主?”蜥人奶奶一边说着抄起肉盘子扣在矮人头上。

“当然了,在你还是还是小姑娘,不,小母虫的时候就有了!”两个老家伙举起酒杯和餐盘,乒乒乓乓开打,看上去相当熟练。

来自风元素界的少女叹了口气,她不适应本地用打架说脏话作为日常交际的粗俗民风,善良的战士,也要保持基本的仪态。亚琴离骂娘的老年互殴组合远点,突然想起列萨托斯来,心里砰砰直跳。

那可真是一位……伟大的人物,如此强大、智慧,如果我能追随他,该多好。她憧憬着,心不在焉喝下第一口火龙血。

“15个!”周围的人叫嚣着,把倒下的家伙拉走,第16个挑战者站到扎曼眼前,咕噜咕噜拼酒。战炎王子周围,焚链之都高层官员也在喝,但是很清醒,商讨补给或者军队问题。格格不入的家伙只有一个,本城的第一事务官,星界使徒乌列尔星眼站在一边,不单是纯白衣着和大红背景不相容,仿佛有层气场,将他和闹哄哄的环境隔开。

三四张卷轴写满文字,绕着乌列尔飞行,他空灵平静的声音不大,却压过喧嚣的吵闹。“……部队损伤就是这样了。”

“完了吗?下一个!”扎曼头也不回,又放倒一个家伙,火童把他的杯子灌满。

“没有,我的陛下。那只奇奇默克怎么处理,城里有两个神孽太危险了,要筹备焚链法阵,熄灭神火吗?”

“不,那要耗费太多资源,到永燃海深处把他扔下去就行……嘿!我没说开始呢,刚喝的不算!”

“好的。”乌列尔记上两笔,“下面是城内的物资损耗……”

“哦哦哦哦哦!我的管家陛下!”扎曼不耐烦,“没看大伙多兴奋吗?如果没有更要紧的事情,到此为止吧。”

乌利尔一脸云淡风轻,把卷轴都收好,轻声说:“列萨托斯大人还在房间里等您。”

扎曼嘴一咧,“把这个忘了。”他猛拍桌子,炎浪大厅里所有人都转头看他。扎曼大吼:“敬,我们的爆种大力金龙!”

“爆种大力金龙万岁!哈哈哈哈!”

大家跺脚拍胸,哈哈大笑,喊的最响的是角落里,一个背上长翅膀的陌生元素使徒,脸色酡红,站在桌子上大叫大力金龙威武。她脚底下踩着出气多进气少的蜥人奶奶,右手拿着酒杯,左手臂弯勒着矮人爷爷,看他双脚悬空,直翻白眼,就是挣扎不出来。

————————————————————————————————————————————————————

城主的房间里,有一片大池,三个龙头石雕嘴里源源不断流出地心琼浆,足够扎曼在里面游泳。

此时这个奢侈的酒池被列萨托斯霸占了,池子对古龙来说小了点,只能蜷缩着手脚趴在里面,但他很固执不愿意出来。

扎曼摇摇晃晃走进来,拍拍金龙大腿:“腾个地方。”

列萨托斯哼了一声转过头,还在对那些口号耿耿于怀。

扎曼只好金龙的尾巴捞出来,自己挤进去,连翻身的空间都没有了。他摸出杯子,捞了一杯开始喝。

“我在里面撒尿了。”列萨托斯突然说,嘴角露出恶意的尖牙。

战炎王子眨着眼睛,把嘴里的液体吐回杯子,然后掏鼻孔,在杯子里搅一搅,一饮而尽!

“恶心!”列萨托斯气急败坏爬出池子。

扎曼哈哈大笑:“这是兄弟之间的作风!你怎么不去下面参加宴会?”

列萨托斯在酒池旁边找到个大桶,不知道干什么的,拿来当杯子也喝起酒来,“没兴趣,这里清静,起码不会听见军人附和你乱叫,傻到家了。”

扎曼憋着笑,喊了一句:“大力出奇迹!”

“大力出奇迹!!!”三个石雕龙头同时出声,列萨托斯一口全喷了出来。

“怎么样,我特意找人附加的魔嘴术,只要声音大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发。”他得意洋洋。

“无聊透顶!”

以恶搞开头的寒暄结束了,扎曼没有问列萨托斯失踪的这些年在干吗,他相信如果需要,金龙会告诉他,反之,他也问不出来。而列萨托斯的思绪则回到了混沌海、萨拉弗、阿斯摩蒂尔斯,计划才是最重要的。

“史拉蟾怎么打通火元素界的路的?以前没发生过这种事。”

“事实上,是我主开的路。”扎曼喝了一口。

万焰真主卡暑斯?列萨托斯皱眉,越来越超脱想象了。

“混沌海暴*你知道吧?”扎曼问。

金龙点头。自从混乱、邪恶原力暴涨以来,无数研究者致力于原力的作用,他们发现两者是有差别的。这一次原力战争,以混乱为主,邪恶为辅。后者的施加面只有深渊,而前者还有一个混沌海。

混沌海作为混乱本质最典型的位面,也在扩张。这个扩张不是空间大小——星界可是无限大的,指的是混乱能量的膨胀。在近些年来,越来越多随机性界域漩涡把混沌海和其他位面联通,无穷无尽的混沌能量风暴席卷而过,比起这种位面级别天灾,史拉蟾等等生物只能算小问题。有人担心,照这个趋势,就算宇宙没被塔那里统治,也会被混沌海笼罩。

但是混乱本身是无法预计的,它时而扩张时而缩小,有时在这有时在那。所以相比恶魔,上古邪物,神祇内战等等,混沌海的灾害还往后排。

“不少目击报告显示,界域漩涡出现时,某中不可名状的东西飞过去,目击者基本都疯了。大概……七十年前吧,咒文之心提出一个设想。混沌原力经过几十万年的酝酿、凝聚,最终具现化出来,被称为……”扎曼压低声音,看见列萨托斯双瞳收缩。

“原器。”rs

年轻人脱发早衰是什么原因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宝鸡男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