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动力

br梅圣俞在续金针诗略中曾说

2020-01-22 08:18:13  曲阜汽车网


梅圣俞在《续金针诗略》中曾说:“诗有内外意,内意欲尽其理,外意欲尽其象。内外意含蓄,方如诗格。”若按此来道理来透析晓辉君的《春雨》,便不难发现这首小诗的微妙之处。

从外意上看,春雨蒙蒙,润如舌尖,舔着万物,从客体“叶芽”和“花苞”,到有感知能力的“脸”,这种拟人的手法虽然很常见,但从“物”到“人”的递进,其实,是诗意在感觉中的延展,就像一个金属薄片,被锻打得更薄时,被锻打者用手指抚摸感知。而接下来的第二段,诗人笔锋一转,又回到了客体“麻雀”。麻雀能披蓑衣吗?显然不能,诗人如此走笔,自然有他的用意。麻雀作为北方最普通的鸟,几乎成为了鸟类的符号,而它一身灰色的羽毛,更像是披着蓑衣,小诗至此,其实,已经以干练的白描手法,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副春雨图,而紧接着,作者以“交谈”一词,且是“用方言低声交谈”,打破了蒙蒙细雨的“静”,使整个春雨“动”了起来,如果说诗的前一部分是场景呈现的话,那么,后一部分的“水波”、“烟雾”和“晃动的船”,以及“伞”和“酒旗”,是一种具象的加深,也即更深度的渲染,和场景的界定,说白了,诗人看到的春雨,应该是在湖边或者渡口,因为有“对岸”,所以一定有“此岸”,而“此岸”在哪里?春雨用的是“方言”,滋润万物的“低声交谈”,只有我们融入自然,才能细细腻腻去感受。

从内意上看,此诗虽短,只有七句,却暗渡陈仓,有解决从“此岸”到“彼岸”的企图。求渡,历来是人生的话题,而“晃动的船”和谜一般的“烟雾”,是我们每个求渡者必须经历的,不论我们自我摆渡,还是别人摆渡,在雨中“伞”是需要的,用“方言交谈”更是必须的,当我们历经严冬,在春天温暖的舌尖下,倾听着春雨姗然而至的跫音时,那“对岸”飘着的“酒旗”,难道不是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召唤吗?

《春雨》整首诗看来,状如旧时小令,隽永典雅,又不失感染力。其意境之美,溢流笔尖,形若山水浩渺眼前,其象简约,其神却是“象外之象,境外之境”。

·无题:对一首诗的注解


注解一首诗歌的难度,无异于画蛇添足。它往往是片面、主观的,甚至说是武断的。但注解的意义在于“让事物敞开根部”,让诗歌在不同的话语语境中裸露原始胎记,在不同的话语语境中,诗歌能自行获得转换,捕获自己的读者,这可能是一首好诗的标准,以如此的标准来衡定夏汉的《无题》时,笔者不免也感到一丝迷茫,夏汉的这首诗歌到底要表达的是什么呢?

众所周之,中国古代诗歌中,有许多名为《无题》的诗,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唐代诗人李商隐的《无题》,他的无题诗多是些灵感的火花,一闪即过,像彗星划过黑暗的天宇,无从捕捉,也无从把握,诗人记录的也只是一团光焰的幻灭的一闪,像昙花,所以,无题也就成了他表象化的符号,被诗人随时拿出来作为题目。而夏汉取此为题,显然是这种“传统”的继承。

熟悉诗人夏汉的朋友都知道,诗人是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小城商丘,那里除了一望无际的平原外,就是四处飘扬的丰厚的传统文化积淀,侯方域在这里,老子更在这里,在这种传统文化的滋阴中,诗人即觉得自己“在场”,又觉得自己“缺席”,在场的是一直浸泡在传统文化里,缺席的是对现代社会“花花世界”的融入。当身边的更年轻的诗人,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强行介入诗歌时,作为老一代的诗人夏汉,未免对这种方式感到“虚妄”和“诡异”,所谓诗歌内的炒作、行为艺术不是正在伤害诗歌本身吗?相对于上海这个“花花世界”,夏邑县有的只是“老槐树”,“添了新芽,四周的叶子”和“鼓着并非情愿的小掌”。浮华的世界,其基本特征就是斑驳,诗人不是不接受外面的世界,毕竟是“鼓着小掌”,当外面的世界以短信里的“勿扰”还切割诗人的生活时,诗人给了生活的充分宽容。

其实,这世界本来就不在远方,就在诗人的身旁:“十字街口,广告牌上——”、“那个女人又换了新内衣。”这与花花世界的上海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一个善于观察生活的人,生活必然给他带来无尽的写作源泉。而更年轻的诗人“他”从上海回来后,却看不到这些变化,他看到的是“梦中的豹子”或“博尔赫斯的书上”,这形而上的精神高蹈,几乎让诗人从现实坠入梦境,好像这首诗本来就是一些荒诞的呓语——“我们似乎从来就没相遇过”。

诗歌是一种际遇,人与世界的际遇,夏汉只是这种际遇的记录者,所记词句斑驳杂置,是为无题。

·附夏汉的诗



《无题》


他的在场,未必有你。
你在时,他去了上海——
看花花世界,看丁成;
刚才发来短信:“勿扰”
莫非又弄出虚妄的?
现在,你看见老槐树
添了新芽,四周的叶子
鼓着并非情愿的小掌。
十字街口,广告牌上——
那个女人又换了新内衣。
他回来,并没有看见
这一切。他看见的居然
是梦中的豹子:往日的——
或许在博尔赫斯的书上。
一天,你们说,看见
相同的情景。其实不是
同一天。那是多年后——
你们的记忆。因为那天
傍晚,你问他,他说:
我们从来就没有相遇过。


2008.6.21.


共 21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一种文化,是衍生的美丽。对诗歌的解读,使读者从心灵深处走近了诗者,让我们感受到诗歌外象之外的深意。读诗,同样需要诗意的想象。谢谢作者。---临枫而立【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21405】
1 楼 文友: 2012-09-08 01:57:22 熟悉的题材,赏析的入目三分,当真是篇优秀的作品,顶了!经期不准调理方法
厦门白癜风专科医院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友情链接